紫砂王朝:紫砂界第一“迷案”之人——清末制壶大师黄玉麟!精工巧制

原标题:紫砂王朝:紫砂界第一“迷案”之人——清末制壶大师黄玉麟!精工巧制

黄玉麟,生于清末(1842—1914),继邵大亨之后又一重要的制壶大家,他所制的壶选泥讲究,作品莹洁圆润,精巧而不失古意,灵妙天然。

《宜兴县志》有文字介绍:“黄玉麟,蜀山人,原籍丹阳,幼孤,年十三从同里邵湘甫学陶器三年,遂青过于蓝。善制掇球、供春、鱼化龙诸式,莹洁圆湛,精巧而不失古意。又善制假山,得画家皴法,层峦叠嶂,妙若天成。吴县吴中丞大澂及顾茶村先后来聘,为各制壶若干,事大澂手携印章赠之……晚年,每制一壶必精心构撰,积日月而成。非其人,重价弗予,虽屡空,不改其度云。”

清咸丰元年(1851年),洪秀全发动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处于战火漩涡的宜兴,在这种拉锯式的战争中经受了惨痛的灾难。因避战乱,黄玉麟于六岁时从丹阳迁居蜀山。七岁丧父,由母亲邵氏抚养成人。

后因生活窘迫,黄玉麟跟随母亲投靠远亲——制壶艺人邵湘甫,走上从艺道路。由于多年战乱,窑场不景气,黄玉麟和母亲邵氏生活很艰苦,为了维持生计,时而做壶,时而做瓶,时而做罐,但他在紫砂陶艺上的探索和追求并没有停止。

1928年,宜兴实业家储南强先生在苏州地摊上偶遇一把供春壶。几番求证,他认为此壶壶身为供春真迹,而壶盖则是由清代名家黄玉麟所后配。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关于这把壶存世、真伪众说纷纭。

值得一提的是,曾经对供春壶进行长时间研究的壶艺泰斗顾景舟大师,对博物馆的这把供春也存有疑问。

并且,顾景舟晚年曾与其弟子潘持平口述供春壶的鉴别,谈到其一生曾鉴定供春壶一十三把,藏家都说壶是供春所作,盖为黄玉麟所配,实在是太过巧合。

有人也专门对比过,参考出土的明代紫砂壶,以吴经提梁,四系紫砂壶为例,那时泥料炼制的筛选环节,工艺尚不成熟,所以壶体表面会出现很多的杂质。

而这些供春壶壶体表面则相对比较光洁,含有的杂质比较少,总体观感和清末紫砂壶的紫砂泥料相近。

另外,徐秀棠大师在《中国紫砂》一书中也直言,供春所作茶壶,到目前为止,尚未见到器物。而储南强献给国博的那把供春壶,也并不是真迹。

因此,关于供春真迹至今未有定论,这些原版供春壶极有可能就是黄玉麟所创,至于是参考正版供春所仿还是完全原创已无从考证。

壶身通体细纹缭绕,并随形轻微凹凸,好似天成,看似无章,却寄独具之匠心于其中,拙中见精,巧夺天工。

黄玉麟原名“玉琳”,在邵湘甫处学习时,他随师傅去蜀山细货好手汪升义家串门。汪家藏有一把邵大亨做的鱼化龙,黄玉麟对这把鱼化龙喜欢得不得了,于是他一有空就往汪家跑,盯着鱼化龙壶不放。

有一天,他趁汪升义不注意时偷偷摸了下日思夜想的壶,被汪升义逮个正着,黄玉麟就向汪升义表达了自己想学习制作鱼化龙壶的愿望。汪升义被黄玉麟的真诚所感动,允许他照自己收藏的邵大亨鱼化龙画图案。黄玉麟在邵大亨鱼化龙的基础上做了改动,最终做出自己的鱼化龙壶,自此名满天下,世人称他为“玉麒麟出世”,遂改名为“玉麟”。

“鱼化龙壶”以其寓意鱼跃龙门而深受欢迎,为经典的紫砂茗壶造型。壶身通体作海水波浪云,壶身两侧各塑一鱼一龙浅浮雕,神韵灵动,栩栩 如生。壶盖也有一活动龙首耸出云端,龙舌伸缩吐注,妙趣横生。配以龙尾执把,浑然一体。

在黄玉麟的作品中有一类非常出彩,就是铺砂之作,它们宛如桂花铺陈、繁星夺目。

此壶胎土为暗红褐色,选用精制紫泥制作,在配泥上颇费功夫,泥片表面铺满金黄色桂花砂,砂砾没入胎身,却又产生出明显的层次感,以手抚之,又光滑细腻,也被后人称之为“雪花壶”。

此壶壶身呈上窄下宽的四方梯形,名升方壶因仿量米的方斗为壶式而得名,是黄玉麟紫砂方器的代表作。

铺砂的砂,砂粒要有面带角,棱角被磨去的砂粒,或者容易被掩没在基泥中,或者咬不住基泥而脱落。

铺砂作品,有局部铺砂与全制品铺砂,尤其是全制品铺砂,耗时较多,且有一定难度,不仅要有高超的技艺与深厚的功力,还要有足够的耐心和细心。

黄玉麟身材高大,性格不拘小节,无子女。其壶每把售二两银子,非到穷乏之时而不为。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黄玉麟不幸中风,病愈后双手颤抖不能再制茶壶,以制作紫砂假山盆景糊口,利用双手颤抖时的自然动作,或褶皱,或构造,反而造成一种奇妙的效果,为常人所不能为。

民国三年(1914年),黄玉麟病逝于宜兴蜀山豫丰陶器厂厂房中,享年71岁。回望黄玉麟的一生,他桀骜有骨,对紫砂陶艺孜孜追求,探索不倦;所制作品精工细作,妙若天成,其假山石景丰富了紫砂业界的新品种。他的精神值得紫砂人学习,亦值得后人尊敬。

喜欢紫砂的壶友,可关 注 公共 号 “紫砂王朝”,欢迎前来交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