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画家孙立新:胸中有大义 笔下有情怀

今天的节目里我将与您一起分享和感受文化的魅力。新年伊始,画家孙立新来到京郊的一个村落写生创作,为迎接党的二十大召开做创作准备。这位勤奋创作的军旅画家在过去40多年的创作中留下了《百团大战》《激战松骨峰》《高云颂》《杨靖宇将军》《人民的公仆孔繁森》等诸多优秀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倾注着他对革命历史和英雄人物的礼赞。

孙立新:“你看这个树光的颜色,这种关系,远山多好看,多深沉的感觉,咱就可以去画这么一张图,今天开始。”

采风写生是孙立新保持40多年的绘画创作习惯,从雪域高原到东北三省,从黄土地到金沙江,他的采风足迹遍及祖国各地。

这个位于北京郊区的小村庄,他已经来过了四五次,有时为了一幅画的背景,他一写生就要在这里住上十几天的时间。

孙立新:“油画应该说是写生是很重要的,从大自然中获得这种最直接的感受,应该说尤其是画油画来讲,特别需要从学画开始一直到现在,一直应该说是一直是没有间断过,不能间断的,他们是跟老师一起来学摄影,来发现小村子还保持着这种很古朴的很原始的这种状态,来了以后特别有这种绘画上这种感觉,我到青海藏区你就感觉到阳光特别强,像今天这种感觉,天也特别蓝,这种感觉就促使了我画《走过岷山》这幅画,我就努力在画中把这种感觉表达出来。”

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孙立新创作了《走过岷山》,为了生动还原当年红军战士爬雪山过草地的艰苦场景,孙立新专程到四川、甘肃、青海等地采风,实地了解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的历史。经过三个月的体验生活完成了《走过岷山》和《我们一定会回来》等一系列作品创作。

孙立新:“从北京走的时候穿着汗衫走的,回来是穿着毛衣毛裤回来的,是一路走一边画,从沿着红军长征的路最后到了甘肃,到了腊子口,整个一路下来,我有个什么感觉,就是因为之前这张画《走过岷山》想画成什么样子,我脑子里面是很迷茫,还不清晰,等你一路去体验红军当年走过的这很艰辛的这种路程,包括这种风吹晒雨淋,尤其过雪山的时候,你能感觉到我这张画应该画的那种在造型语言上画得很硬朗,画出那种力度来。”

孙立新16岁参军,毕业于艺术学院,后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生课程班,师从朱乃正、詹建俊、靳尚谊等导师学习油画。1999年孙立新从八一电影制片厂调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美术创作室工作,他把多年来的军旅生涯和绘画艺术融合在一起,在重大军事历史主题创作方面,融入个人对历史的理解和情感,艺术风格日臻成熟。

《激战松骨峰》用一个战斗场景再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一个轻武器的步兵连挡住了敌军机械化师的激烈战斗。这场壮烈的搏斗整整持续了8个小时,3连120人,最后只剩下了7名战士,但是他们仍然像钢钉一样死死地守住了松骨峰。

孙立新:“我这张画展出以后,这7名战士后来年纪已经很大了,幸存者集体来到抗美援朝(战争)馆,就是有一天我正在画室画另外一件作品,就通知我,你赶快穿上军装到展厅来,有人要见你,我就赶快到展厅去,结果他们7名老战士,就志愿军的战士见着我就特别激动,我也特别激动,他就说在这个展厅看到我们松骨峰,看到我们当年的战友,就是谢谢你还没忘了我们。后来我跟他们见面以后我也特别感动,我也感到一种作为一个美术工作者所肩负的一种责任,我也感觉很光荣。”

在孙立新心中讴歌祖国、礼赞英雄是一位军旅画家永恒的创作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2021年他的油画《人民的公仆孔繁森》入选了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大型美术创作工程,画作高3米长7米,刻画了20多个人物。为完成这幅作品,孙立新前往孔繁森的家乡山东聊城,参观孔繁森同志纪念馆,并多次到北京郊区小山村写生雪景,历时两年完成画作,生动再现了10年的孔繁森与当地百姓相濡以沫的深厚感情。

孙立新:“为什么是人民的公仆?两袖清风,全部财产,就两个木头箱子,所以当时我就特别震撼,所以我就特别想塑造好孔繁森的形象。”

孙立新参与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完成了他艺术生涯的高峰之作。这幅作品没有拘泥于某个具体的事件或战役,而是用独特的视角展现了惊奇漫卷、烽火狼烟、马蹄声碎,铁蹄横空的激越场面。

孙立新:“整个的我就想怎么表现,出征正好是把这种席卷而来的感觉,这种气势,这种让你感觉到很酣畅淋漓的这种力量的感觉把它画出来。”

多年来孙立新勤奋创作,完成了《激战松骨峰》《百团大战》《我们一定会回来》《杨靖宇》《高云颂》《情系西柏坡》《平津战役会师金汤桥》《地铁的建设者们》《亲人》《生命赞歌》《钱学森在著作》《人民的公仆孔繁森》《金甲风尘》《欢乐的森林》等一系列表现百年党史重大事件和反映新中国建设发展的油画作品。

2021年孙立新的两幅作品,《激战松骨峰》和《百团大战》入选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美术经典中的党史,让更多的观众认识了孙立新和他的作品。

自16岁参军离开家乡辽宁丹东,孙立新一直都把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和牵挂融入到创作中。他爱雪也喜欢画雪,《朦胧故乡雪》系列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这也是他对家乡的一份记忆和深藏于心的一份纪念。

孙立新:“我喜欢画雪,回去几趟去东北,包括去林区画了很多那种写生脚踩过的雪,还有阳光下的雪,阴影里的雪,各种各样的不同的感觉,都做了很多准备,已经进入状态了,画下来有一种一气呵成的感觉,一鼓作气的感觉。我想就是说主题性创作,尤其把这种历史创作最主要的就是情感的投入,情感的投入以后,才能够把你全身心的所要表达的一些造型上的一些手段也好办法也好,才能够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才能够感动人。”

一面是军人的庄重稳健,一面是艺术家的诗意格调,两种不同的特质交织在画家孙立新的身上,也让他的作品同时兼具了宏大史诗和人文色彩。采访过程中,孙立新总说,在艺术的道路上,我只是一个爬坡的人,还在不断攀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