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名家笔下的兰不瞒你说我最喜欢齐白石的!

中国人眼中,兰富而不傲、容古留芳;出淤泥而不染,经岁寒而不凋,清介坚劲之美,更非莲所能比拟,可谓是花中真君子!

这富而不傲的一缕深谷幽香,高洁、典雅、爱国和坚贞不渝,是一种精神、一种艺术、一种情怀与境界,是植根于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

国画《兰草》,是齐白石八十多岁时创作的,是画家成熟的作品。此画中,兰草倾斜而下,兰花清淡高雅,若隐若现。画面构图严谨:兰草与落款墨色相互呼应,两枚朱红的印章和蜻蜓的红色相映成趣,兰花的灵动与蜻蜓的动感呼应。整幅画面自然浑成一体。

潘天寿的兰,得益于其了得的的书法功底,几笔行云流水过后,兰花就挺拔于纸上,自然而随意。

潘天寿喜画兰,对于兰的气质可谓情有独钟。与前人不同的是,他画兰从骨气、骨力取胜,潘天寿常用的闲章“强其骨”,概括了他的审美追求。

王雪涛的兰画面整体非常和谐,清新而亮丽,跃然纸上的似乎是一株真的兰花,笔墨之间灵动跳跃,非常富有情趣。

他的画也大多以家乡那山那水那花那草为原形,画中风味独特,他笔下的兰花,与许多画家不同,他的兰花中透出一股野味。

张大千画兰其实并不多,但每幅浓墨,勾勒;淡墨,烘托;轻彩,渲染,笔触坚定却不失灵活,敷色雅致清新,构图别致,将简约优雅的兰花呈现在世人面前。

郑板桥的兰画的是一种傲骨,在兰上寄托了作者的情操和品格。他在兰竹画中常添石,认为“一竹一兰一石,有节有香有骨”,“兰竹石,相继出,大君子,离不得”。

黄胄笔下的兰花,如其擅长的人物画与动物画一样,线条流畅有力,墨色通透多变,幽兰在他笔下多了一些奔放自然的味道。

他的画乱中有序,拙中见奇,一花一鸟都倾注着他自己独有的思想感情,一幅幅画上都画出了一种情调,表露出一种情思,引发了观者的共鸣。

吴昌硕最擅长写意花卉,号清末四杰。受徐渭和八大山人影响最大,由于他书法、篆刻功底深厚,他把书法、篆刻的行笔、运刀及章法、体势融入绘画,形成了富有金石味的独特画风。

吴昌硕喜作兰花,为突出兰花洁净孤高的性格,作画时用篆书笔法画成,刚劲有力。

黎雄才画兰,颜色亮丽却不耀眼,缕缕墨香萦绕在心灵深处,绚丽的色彩渲染在宣纸表面,繁盛的枝叶象征着兰花的生命力与倔强,在画兰的高手中独具一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