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大作——中国书画名家推荐王艾筠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访问学者,中国人民大学花鸟课题班执行导师,安徽师范大学客座教授,中国隋唐大运河文化研究院副院长。现居北京。

作品风格:自由,率性,放逸直抒,浓烈,果断干净老辣,气势磅礴,生机盎然,有度有势,以达观豪迈之精神。是画界极为少见的大写意女画家,有“女中君子”之美誉。

● 作品《素野清秋》入选中国美协2014泰山之尊全国山水画、水彩画展作品展。

● 作品《大壑凝魂》入选中国美协2014吉祥草原“丹青鹿城”全国中国画展。

● 作品《夜雨蕉风图》入选中国美协2018年“纪念何香凝先生诞辰140周年”暨首届香凝如故全国美术作品展。

● 作品《蕉竹图》入选中国美协2018年“入蜀方知画意浓”全国美术作品展。

● 作品《芭蕉醉雨》入选中国美协2018年“国风盛典——首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最高奖。

● 作品《富春乐居图》入选2020“万年浦江”全国中国画(手卷)作品展,获最高奖。

● 作品《醉卧燕窗听雨夜》入选笫十三届全国美展河北选送作品暨河北省美术作品展。

喜欢养兰花,却一直没有画过兰花,今年夏天初尝试画兰花,画了近一月,为此买了两大本书,开始学习研究历代名家画兰。这一月下来感受很多。用了一刀纸,最终能凑和看的没几张,剩下全变了废纸。

古人画兰称“写兰”意在于强调以书法入画,古人讲:“画竹十年,写兰一世。”画竹己很不易,画兰比画竹更要难。画兰之法,笔墨与形象结含紧密,不可分割,只有花和叶子,基本形象和结构比较简单,却要简中求美就难了。落笔不能迟疑,穿插往往目不暇接,顾此失彼,不可相交处偏偏相交,导致失败,必须一气呵成,不然墨韵不活,气势不接,无论花叶不能复笔,若添花补叶,由简改繁,则面目全非,百病俱生,所以错了极难补救,只能废掉。笔法和功力不到,叶子不会好看,功力问题非一朝一夕,画出形象不复杂,画出兰花的精神太难。那一笔就在画者那一呼一息间,怎样的自己呈现怎样的笔性,越急躁越不成,还要静下来调整情绪和呼息。

学问之道一分工夫一分才,“唯知有兰那有我,胸中所在皆众芳,变化纵横无不可”“运腕虚录则形能折变”画兰功夫练到此地步是非常难的,笔法飘逸,秀雅,非韵度出主者不能到。

学古人不易,超越古人更不易,从章法到笔法,得创新,得自我,得自如,须一生努力和探索。今予才开始学习,还知之甚微,错误与不足在所难免,请师友多批评指正。

中国的传统哲学是一种人生的哲学,所以方方面面都表现为人生境界的追求,在绘画上,笔墨的境界同样映射的是-种人生境界,也就是说,以笔墨论高下实质上是以生命境界论高下。境界的提升是传统文人至关重要的。修文修道以达对生命自身的超越。

中国文化向来都是意象的文化,以道来设定艺术境界,而体“无”是真正能使吾人把宇宙的玄妙和自身的内部联系起来的途径。所以中国艺术向来不是日常的、世俗的感觉就可以把握的,要有某种向內的功力,虚怀澄明,注定是在无我无物的否定中达到一种自由无滞的审美理想。庄子的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是无所谓艺术中求得“观要妙”,“见几微”。应是一种心物交融的生命体验,一种归返的自然意识。

不喜欢“命题作文”,我希望的状态是在作品中真实表现自己的生活状态,生命本身就是主题。艺术中的表现与生命息息相关,也许尽管有时自己也说不清作品表现了什么,只是一个感觉,而这个感觉恰恰也许就是当代。

生活琐碎,汤汤水水,一点一滴地经过。摒弃娇揉造作,认识自己,画画真没那么复杂,只是人为赋予了太多的愿望而已,细品眼前纷繁忙乱,相比之下我更想自己是一个可以“堕落”成“没有追求的人”。享受平庸的快乐,在这快乐里找寻高山仰止的祟高及伟大。冥冥之中,都是过程,眼前,生命之窗一扇一扇慢慢打开,门外,云雾缥缈,恍兮惚兮,飘摇,沉浮,有时风有时雨,有时彩霞满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