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海鹰山水画艺术:踏黄山乐土得天然滋润绘就无限风光云深处

黄山,以山岳风光取胜,被誉为天下第一奇山。千百年来,黄山沉积了厚重的文化底蕴,成为了文人墨客向往的地方!唐代诗人伍乔留下了“黄山向晚盈轩翠,黟水含春绕郡流。”的名句。明代旅行家徐霞客登临黄山时更是赞叹: “薄海内外之名山,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这被后人引申为“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古往今来,诗家词人寄情黄山,用诗词咏物抒怀比比皆是。作为从事视觉艺术的画家岂甘示弱!弘仁、石溪、石涛、梅清、黄宾虹 、张大千等,一口气可数出一大堆来。他们无不对黄山钟情,石涛得到黄山之灵,梅清得到黄山之影,弘仁得到黄山之质。他们那各具风格的作品对后世影响巨大。因此,也可以说黄山成就了不少艺术家!

“黄山是我师”,这是出自当代画家程海鹰的肺腑之言。程海鹰与历代画家一样对黄山充满浓情厚爱,而不同的是程海鹰是在黄山长大!弘仁 “岁必数游黄山”,刘海粟十上黄山跨度达70年之久,张大千也只有三次登临黄山。可以说程海鹰与前辈画家相比,黄山更给了他得天独厚的条件!他在黄山这片乐土生活、成长,得天然滋润,最终画出了黄山灵魂的艺术感悟。

程海鹰生于一九六五年,十一岁时随父母来到黄山,一次与前来写生的画家偶遇,使其与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先是面对大自然写生,凭感觉画,随着时间的推移及对大自然认识的加深,感觉到要学好画,没有深厚的基础、没有对大自然深邃的洞察力及超越个体的能力是无法取得成效的,因而意识到学画要走的路还很长。

在艺术道路上,他经过摸索,体会到光有师法自然是不够的,不但要师法自然,而且还要师法古人、今人,才能达到艺术上的高度自由,进而挥洒自如。为了攀登艺术高峰,程海鹰善于向传统学习,从开始的从未临摹过任何一家作品,到多年致力于临摹黄宾虹、石涛、张大千等大师的作品。同时他孜孜不倦地师法自然,画艺取得了极大的进步。

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美学观点,时刻影响着他的艺术个性。生活在黄山这片乐土,对于其写生是自然的恩赐!程海鹰不但积累了丰富的素材,还结识了一些来黄山的著名画家,开阔了眼界,也为他向更高目标奋斗铺平了道路。后来他有幸进入中央美院进修,专攻中国山水画,为他日后的山水画创作,达到“入眼、入心和入笔”境界打下了良好基础。

黄山的滋润使他走出大山开阔了眼界,叩开艺术殿堂大门的游子更不会忘记美丽的黄山!去黄山的画家无数,但能长期生活在这片乐土上的人却很少。程海鹰仰慕前辈艺术大师张大千、黄宾虹,孜孜不倦地用画笔表达对黄山这片土地的热望,瑰丽奇绝的黄山风光也不负所求,启迪了他的灵性,陶冶了他的才气。

程海鹰在艺术道路上,博采众长,不断求变,曾多次陪同刘海粟、黄永玉、李可染、杨善深、刘文西等艺术大师在黄山作画写生。朝夕相处,亲聆教诲指导,如沐春风,受益匪浅。他的山水画在总体上注重笔墨,并喜欢融入一些现代意味。他反对食古不化、拘泥成法的绘画,坚持“走出传统”的唯一办法是在传统之中变革传统,推陈出新。

欣赏程海鹰的山水画作品,从他那淡墨焦墨互融、略渗重彩的画路以及拓纸皱纸等技法的运用,不难看岀其在探索中国画新路,丰富传统表现技法上所作的努力!程海鹰到过泰山、峨眉山、长江三峡等地,但他骨子里更钟爱的是取百山之优于一身的黄山。黄山那千变万化的云雾深处,如瑶池坠落的古树植被、若万马奔腾的奇山怪石,在他的画图中,更显得气韵生动,呈现出磅礴的气势!

程海鹰众多的作品,如《黄山西海烟云》、《春江烟雨图》、《峡江烟云》、《黄山云海》等,多以大挥洒、大泼墨、大泼彩,加上细微的渲染去丰富黄山的云海,使画面丰富多变而有韵致。欣赏他的画,你会被那扑面而来的满目云烟所震撼,感受到一种云海助推山势,像万马奔腾,似波涛汹涌的气势,无不令人拍案叫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